位置:首页 > 新疆 >

西汉“鎏金铜马” 亮相陕历博国宝展厅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8-12-23 05

  展览中的“鎏金铜马” 陕历博供图

  它是汉代良驹的代表,它的问世确立了世界上第一个鉴别良马的标准,对于研究2000多年来中亚马种发展变化具有重意义。2019年1月1日,“天马西来——陕西国宝系列特展之西汉‘鎏金铜马’”,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国宝厅面向公众开放,迎接新年的到来。

  它是大汉帝国时代精神的缩影

  “马者,甲兵之本,国之大用。”马一直是大汉天子的宠儿,因此汉代是我国养马业的兴盛时期。件国宝级的文物“鎏金铜马”,1981年出土于茂陵,原型是汉武帝时期经由丝绸之路引进的外来优秀马种,既是汉代养马业兴盛的体现和汉代马文化发达的见证,更是大汉帝国时代精神的缩影。

  展览通过辅助展板、图版和多媒体等方式,利用文献、历史传说和成语故事等,详细地介绍了西汉时期养马业的兴盛、西汉良马的引进、相马术和汉代马的艺术造型。希望在新年伊始让观众走近西汉“鎏金铜马”,穿越绵绵丝路,去感受2000多年前恢宏博大的大汉气象,“一马当先”,为创造新年美好生活而策马扬鞭。

  它的主人可能是汉武帝的姐姐

  由于汉代养马业的兴盛,汉马形象在汉代艺术中独领风骚,影响了汉代乃至整个中国古代马文化的发展。大汉风骨造就了繁盛的汉马文化,汉马文化则折射出一个开拓进取的大汉帝国。

  “鎏金铜马”出土于茂陵一号随葬坑,它昂首挺立的站姿,俊秀雄健的体态,比例匀称的造型,静穆中蕴含动势,伫立间显示力量,寥寥数道线条,勾勒出昂然不凡的威武雄姿。它被称为世界上第一个鉴别良马的标准模型。

  当年,与“鎏金铜马”同时出土的很多器物上都刻有“阳信家”铭文,考古工作者据此推断,该无名冢可能是阳信公主家之墓。阳信公主是汉武帝之姐、卫青之妻,件鎏金铜马很可能来自汉武帝的赏赐。

  大汉天子的天马情结

  当时为提高中原马匹的品质,汉朝统治者通过纳贡、互市、战争等手段大力引进外来优良马种,以对原有马种进行改良。些来自西域的良驹使汉马“既杂胡马,马乃益壮”,此后“天马”便成为良马的代名词,从而影响到汉王朝之后几百年的发展,故后世有“汉唐之所以能张者,皆为畜牧之盛也”的说法。

  汉朝统治者在建国之初,便着手建立一整套严格的马匹牧养和管理制度,经文、景二帝的修养积蓄,至汉武帝时期养马业繁盛至极,达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养马高峰。养马业的兴盛促使汉王朝骑兵建设取得重大发展,成为其开疆拓土的重支撑,也极大促进了统治者对培育优良马种的迫切需求。

  西域自古盛产名马,尤其以乌孙马和大宛马最为著名。伴随着丝路上的往来交流,骁腾万里的西域良驹进入中原。汉武帝时期,曾遣公主出嫁乌孙,得乌孙马千匹,又多次派遣使者赴大宛及西域诸国寻求良马,甚至不惜付出战争的高昂代价。外来的优良马种大大提高了中原马匹的质量,从而使汉王朝的骑兵力量不断壮大,同时也成为西汉对匈奴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重因素之一。

  首席记者 张佳

附件: 引题图片